新闻 | 图片 | 下载 | 专题

红崖峡谷游记

    红崖峡谷游记

      老来难得远行,能近游亦是幸事,尤其在故乡的土地上。丙戌清明刚过,两位友人约我同去红崖沟,我欣然相偕。

 山西省灵石县的红崖沟,1998年我曾去过一次,可那时,这处优美的天然风景,知音甚少,尚未提及旅游开发,而我们一行人,只求达到目的——要攀登到红崖沟后山2500多米的绝顶,却忽视“过程”——对山沟内一路景观,几乎无所顾及。

        此番进山,全为游览。10多年前,由伐木工人开辟的那条简易盘山公路依然。我们乘坐的轿车,不仅可左右前后观望,且随着摄影师“选美”的需要,我们走走停停,还可随时下车,任意观赏玩味。

 入山之初,是峡谷,小溪弯弯,石壁对峙,车子傍山逆水上行,绕S形前进,时在抱腹崖下,时在灌木丛中。抬头看,忽如坐井观天,忽又一线碧蓝。四下里,山水石木草,全为原生态。此刻,近有蜂蝶蹁跹,远闻翠鸟啼鸣,春意盎然,水静山幽,神气顿爽之际,真想放大嗓门,高歌一曲,或歇斯底里地嚎喊几声,使心胸更加清阔,也不枉走出城市楼林、走出四壁水泥的小屋子一趟。

 再向前,但见四处石壁,有的阔立高耸,有的横竖叠排,皆不规则裸露,呈淡赭红颜色,似浑染了的图画一般,其上,或缀有浅色小花者,又似织绵绣品之展示,烘托以松柏之绿,确是天工至美的精品。放眼望去,主色调皆红,红崖沟之所以得名,或即此原由。峰回路转间,见迎面山岭,宛如偌大一棵竹笋,白花花山石环周向上,绿油油的松柏衬之如皮叶。而换另一角度,丛丛松柏间,那白花花的山石,又像朵朵硕大的山花,仰天盛放,煞是壮观,诚可谓造化陈眼前,人巧何如之!       

      清明节初过,山桃花正开,一树一树,一片一片,它虽与红梅敢为天下先的坚毅不可相比,但“一方水土一方树”,也算竭尽心力了。它和一丛又一丛酷似迎春花的连翘花欢笑在一起,共同装点着红崖沟的春天。它们对身旁一堆堆、一道道依然顽固不化的坚冰和冰瀑,似不屑一顾,而在料峭山风中,决心以其妖娆而冷艳的面容,向规律性的季节时令,奉献着自己短暂的绚烂。

 当然,还有一些知名和不知名的大小树种,也同样刚强倔犟,它们或长在冰瀑的平缓处,或长在悬崖的石隙间,却枝叶茂盛,笑傲天地。不知生于何年何代,一般人甚至根本不可能达到其所在位置,这就使得它更能够阅尽人世了。据说山下村里曾有人将一些类此可及的小苗木移栽到自己院内院外或其他地方,以丰厚的水土肥养育,可它们硬是不接受这种优待,而宁肯饿死枯死。这当然是其长期生存环境的习性使然,却也是它们久居世外、仙风道骨的一种气节,不轻易流俗于凡尘。

 山沟内,清流断断续续,一时汩汩有声,一时平静,一时有残冰封扼,一时见枯木横斜,那些倒下的树木,不知道遭劫难于何时,腐卧至今,昭示着岁月沧桑。路边,每有山猪用嘴拱过的痕迹,据说这是它们在寻找食物。司机为此以车喇叭或警笛鸣叫,意在吓唬其远遁。

 多少年来,人们总是说灵石的那尊以石立县的天降之石是如何具有灵气,岂知灵石的山水也多灵秀而灵动,除石膏山早已为人所知外,就说这红崖沟吧,千百万年以来,尽管僻居野处,风云变幻,也有短暂的车来人往;可它总还是那么素面童贞,大气磅礴,坦然面对宇宙万类,从远古至今,春华秋实地保持着自己的本色容颜,辉映着远远近近、点点片片的净土。

| 关于我们 | 探险指南 | 忠孝文化 | 红崖自驾游 | 联系方式 | 晋ICP备15007441号 | 技术支持:山西易搜科技有限公司 
关注官方微信